四川中农富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聚世界一流人才,建国际优秀推广平台

联系电话:18884049611  /  19980492958  联系电话:18884049611 / 19980492958

 

热点专题

热点聚焦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热点聚焦

十四五背景下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探究

来源:中农富通    时间:2020-04-20

现如今我国正处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同时也是信息化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历史交汇期。十四五背景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紧紧抓住信息化带来的重大历史机遇,立足新时代国情农情,将数字农业农村作为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工作内容,加快信息化发展,带动和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水平。

数字经济时代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这种以比特思考为基础的全新模式已经到来,数字农业农村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农业农村数字经济也要逐步进军我国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领域,实现农业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

一、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现状

据统计,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占GDP比重32.9%,而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为6.58%;2018年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万亿元,占GDP比重46.9%,同比增长14%;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为7.3%,较2017年提升0.72%。数字经济增长处于平稳上升阶段,而农业数字经济增长呈缓慢上升阶段,发展潜力较大。根据农业农村部预测,2025年农业数字经济占农业增加值比重有望达到15%。

二、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

2.1 认识不到位,重视程度低

发展农业农村数字经济,“数字之路”必须先行畅通,但是由于数字农业农村的前期投资比较大,农民的主动参与积极性比较低,部分地区政府的重视程度不够,所以目前数字经济带来的重大效益在农村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所以公众对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的重视程度不够深入。

而且目前公众对数字农业农村与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的概念相混淆。数字农业农村是以数据来驱动机械实现自动化运转和智能化调节。农业农村数字经济是通过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对传统农业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数字化设计和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释放数字化对农业农村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从概念到实际操作,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之路还很长。

2.2 数字农业农村发展基础薄弱

中国的数字农业依然处在相对早期的阶段,实际上大量硬件投入还未完全解决农业的根本问题。很多地方的数字农业建设,都存在“增量不增收”,数字概念脱离实际生产环境和“种,产,销”三个阶段脱节等问题。数字经济并没有发挥其实际作用,所以只有打通软件平台才能打开大数据、智慧农业以及数字经济大门的钥匙。

而且当前我国数字农业的绝大部分应用还停留在生产环节,产业链其他环节的信息化和经济化程度较低。尤其是在市场推广营运、物流等方面都没有生产环节利用的充分。虽然农业农村部提出了“全产业链”的农业大数据发展路径,但未能充分激发产业链其他环节的潜力,农产品电商的经营方式也还未开始数据驱动的尝试。由于数字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基础薄弱,所以农村电商的发展在催动农村产业链各环节发展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2.3 数字经济地区发展不平衡

从全国范围来看,受经济发展水平和科学技术水平的影响,我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呈现出东强中西弱、南强北弱、城郊发展与区域发展都不平衡的局面。数字差距是原因,如城乡数字差距影响了城市区位优势的发挥,也制约了城乡数字经济的共建与共荣。因信息贫困而引发的城乡数字差距表现为城乡数字经济发展速度落差和发展质量落差,地区发展不平衡亦是如此。

2.4 农村数字化信息技术供给不足

由于公众及政府对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关注不够,以至于大范围内地方政府对农村地区的信息技术建设滞后,所以在很多方面的投入上依然有很大的缺口。即使在经济条件和资源整体较好的地区,近年来由于信息基础设施的迅速发展,造成运行不通畅等问题,如,网络覆盖不全、信号差等,造成农村信息资源分布散乱,农村数字化信息技术远远跟不上实际需求,导致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缓慢。

虽然近年来政府与企业多在数据采集上投入重金。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业务化方向和必要的数据运营技能,对获取数据的质量控制、分析加工和建模应用方面的工作相对滞后。大部分地区在数字农业农村推广的过程中还存在数字技术“单点应用”多、产业链“综合应用”少的情况。目前最为普遍的是农村移动支付,既是相关支付机构在农村地区大力推广的结果,也是发展的趋势所在。群体移动支付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的数字经济发展,但是也仅仅在支付环节,从农村数字经济的产业链来看是不完整的。就当前数字资源低效利用普遍的情况,更加表明了数字生产信息化应用的广度和深度都有待提升。

2.5 涉农电子商务发展空间溢出效应不明显,农业农村数字经济产品化能力弱

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地区农村数字信息服务平台建设不足,网络平台的信息资源的收集、加工、传输、发布服务不健全,在市场化培育成熟程度还不够高的情况下,涉农电商的发展空间十分有限,而电商恰好就是依托网络平台进行数字经济发展,所以网络平台溢出空间有限的情况下,造成电商交易困难,数字经济红利难以实现。

虽然农业数据服务企业层出不穷,但其对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服务能力普遍不足,导致产品市场化困难。数据产品的服务能力严重依赖于数据质量,随着高价值数据的不断积累,有望提升产品实用性。只有持续打造有生命力的数据产品,才能撬动庞大的农业数字化市场。

三、解决措施

3.1 倡导数字发展理念,做好顶层设计

各基层政府要以资源数字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为主线,找准切入点,实时跟踪了解当地农村的经济资源和当地农村数字化建设的水平,依托当地的优势资源和项目,尤其是把握农产品特色,建立健全适合本地的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发展的促进政策,加大对当地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优惠措施,补足数字经济的发展所需。

加快培育数字乡村领域的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建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科技人员到乡村兼职挂职、技术指导、项目合作、基地共建和离岗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完善农业农村信息化领域科研成果、知识产权归属、利益分配机制,鼓励科研人员到农村创业创新。大力实施引才回归、引业回乡、引智回哺、引资回流工程,通过加大资金激励、落实政策扶持、健全社会保障等方式,引导鼓励在外优秀企业家、农村实用人才、高校毕业生等回乡创业,积极助力数字乡村建设。

3.3 完善数字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

要坚持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大力发展数字农业,依托“互联网+”推动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构建和完善卫星、航空、地面无线传感器等“天空地”一体化的数据采集系统,加快建设农业农村数字资源体系。构建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扩大4G网、光纤网的覆盖,网络不仅通到村居,还要通到田间、圈舍、鱼塘车间,发展物联网,并探索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和5G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

3.2 坚持城市反哺农村,补足农业农村数字经济短板

逐步缩小城乡和地区之间数字农业农村规划建设的差距,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有效弥合城乡数字鸿沟,打通“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的通道,努力使独具特色的乡村地域资源转化为市场竞争优势。优先支持中西部发展数字农业农村,东部地区支持中西部发展。

政府要加快数据规范和开放共享,引导各部门涉农信息资源的规范和整合,统一数据标准,加快开展数据资源资产化、资本化。发挥城市的实体经济优势,为农业农村数字经济所需要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支持,例如,加强农村的通信网络建设,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发展契机,全力实现农村地区的通讯网络全覆盖,保障农村的数字化信息接收畅通,尤其是满足农产品电商发展的信息需要。

3.4 深化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全产业链融合发展

深化农业农村数字经济产业链,加快实施“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一要注重全链条发展。对传统农业进行全方位、全视角、全过程的数字化改造,探索建立上下游协作机制,按照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完善利益链的原则,构建农业供应链集成与融合平台,利用平台集约的规模优势,整合流通领域优质物流资源,打通从生产端到批发端、零售端、消费端、出口端诸环节,提高供应链物流效率,形成农业全流程快捷高效的精准物流服务体系,形成产业深度融合发展的新型农业发展格局。

二要积极培育新业态。因地制宜发展“互联网+”特色主导产业,鼓励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创新发展旅游、民宿、创意、文化、康养、运动等新业态,打造感知体验、智慧应用、要素集聚、融合创新的“互联网+”产业生态圈。

三是注重龙头带动。综合考虑产业发展状况和产业融合发展要求,加快培育一批农业农村智能化龙头企业、合作社和种养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创响一批“土字号”“乡字号”特色品牌,推动形成产业链条健全、专业协作机制完善、竞争力强劲的领头雁型产业园区和产业集群。

四是利用数字经济推进农业发展方式变革,利用遥感等现代信息技术,让确权登记“上图入库”,探索农村产权交易方式和模式,促进农村产权交易体系市场化、规范化,推动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驱动农业由小规模分散经营转向适度规模经营。

3.5 提高农业农村的数字经济产品化率

未来数字农业的发展方向应注重从水肥一体化、植保无人机、农产品可追溯、智慧农场 物联网、互联网、大数据等高科技技术相结合的种养殖农场、工厂化养殖、智慧园方面努力。由此应大力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创新发展基于电子商务的农业产业模式,利用农业农村数字经济培育特色优势产业,发展生态农业、设施农业、体验农业、定制农业、分享农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建立健全农产品产销稳定衔接的机制,提升小农户的抗风险能力,提高农业农村的数字经济产品化率。

四、结论

发展农业农村数字经济,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我们要抓住这一机遇,培育和壮大农业农村数字经济,不断催生农业农村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发展新动能,推动乡村产业质量变革、农村经济效率变革、乡村发展动力变革,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推动乡村振兴战略高质量的实施。真正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数字农业强国的伟大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