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中农富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聚世界一流人才,建国际优秀推广平台

联系电话:18201329548  /  028-84093252  联系电话:18201329548 / 028-84093252

 

行业动态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媒体报道

第八届县域会‖在地性:乡村振兴的空间场域与城乡融合

来源:中农富通    时间:2018-12-24

11月23日,第八届中国县域现代农业发展高层会议,“助力乡村振兴,构筑城乡融合新空间”专题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农村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秘书长李人庆作了《在地性:乡村振兴的空间场域与城乡融合》的主题报告。

李秘书长首先从空间地理的角度,带大家认识三农问题和城乡关系。他提出,空间距离、人口和产业密度决定了城乡两种人口聚落和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等具体的形态,地理空间距离和人口分布共同构成了城乡社会经济结构内在的社会基础性状态。当下的城乡发展呈现二元结构,乡村空心化是城市化工业化阶段的一个显著特征,而乡村贫困化是相对城市工业化发展地区滞后的表现,问题在于很多扶持资源并没有落地。

从发展的空间场域来讲,分飞地性发展和在地性发展。城市发展的进程中,农民工为城市做了不少贡献,却没有享受到发展成果,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这正是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分享结构的地理性限制和地域性不平衡所致,外来流动人口所享受的只是暂时的飞地性发展所带来的暂时性的发展收益。如何促进农村在地化发展则构成了扭转城乡发展失衡,实现城乡融合一体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再平衡战略举措。

实现乡村振兴的核心和本质是在地性发展,我们的资源发展机制要倾向于农村的在地发展。乡村振兴在地化的核心是发展要素要回流,通过发现乡村价值、重估、输出乡村价值,在原有的基础上创造性的改变,保持原有的社会经济文化特征。乡村能够振兴,发展必须要有自主性和差异性。

在地性不是简单的“因地制宜”,我们要考虑到多个维度,包括发展的在地性、自然景观的在地性、产业的在地性、文化的在地性、人和技术的在地性等。说到发展的在地性,他以新疆哈密瓜、大枣为例,原本是很有地域性的品牌,在本地却没有支配的能力,被外地的经销商控制,这种在地性被破坏掉了。产业的在地性,即一二三产业与资源特点相融合的在地性,包括地产、地销、乡村旅游、历史文化、人文特点等,使其经济在地的发展。

对于中国来讲,乡村衰落不仅是经济社会现象,更是一种文化现象。他以大理为例,随便一个酒吧都做的很好,景观本身是不挣钱的,在这里却有了附加值,这种多元、立体、丰富的经济,在地性的特征表现的很明显,在地性就是恢复其发展的文化自主性。

在地的空间属性,既有外在的属性也有内在的属性,有物理空间、人文空间、市场空间、社会心理空间、制度文化空间。我们在乡村在地化发展过程中,要注重发展一系列合作信用等根本性制度建设和制度文化的建设与在地化,而不仅仅是产业发展的在地化。

谈到了乡村发展的规划和基本原则,一是价值判断,优先序的选择,选择本地的在地性的特点,包括资源的特点、社会文化的特点等;二是要研究发展趋势和需求结构特征,在地性与外部是什么样的关系;三是人文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在地性各个部分的协调合作的关系;四是机会挖掘和发展策略模式创新,把在地性价值最大化;五是解放思想,通过因地制宜,进行在地化的经营和策划,形成一个好的发展规划。

日本的在地化是以“六次产业”的形式来实现的,以第一产业的农业为基础,综合发展农产品加工的第二产业和农产品直销、饮食业、休闲农业等的第三产业,形成集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一体化的链条,通过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提升农业产业的综合价值。其基础是农业,核心是充分开发农业的多种功能与多重价值;强调的是基于农业后向延伸,内生成长出立足于农业资源利用的第二、第三产业,让农林渔生产者能够分享农产品加工、流通和消费环节的收益;充分挖掘农业与农村资源的价值,达到振兴乡村的目标。

六次产业的组织实施主体分为五种,过度强调集体的或者是单一的都不对的,需要有不同类型的各个类别的生产主体,包括农业生产者、社区、企业、农工商,我们现在农业的主要问题是链条短,整个链条完全是断裂的。

“六次产业”从产业发展方式来讲,分为三大类,即产地加工型、产地直销型、旅游消费型。推动“六次产业”发展的,还有一系列的支持措施,包括农工商合作事业计划、地产地消计划、农业技术创新计划、政策补助和金融支持计划以及产业基金,这些措施有一系列的法律保证,得以长期稳定地进行。

另一个值得借鉴的在地化政策是“一村一品”,强调地方的农产品的特色化,形成一定的销售半径内名列前茅的拳头产品,这一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是日本大分县。

在地化的生产强调四个方面,一是空间的在地性和特色的差异性,二是文化的再生,即文化IP的打造,在台湾,打造青蛙等都有一个文化IP,通过文创的方式进行价值延伸,三是产品的打造,四是发现、重估、输出乡村价值,培育发展“乡土文化、乡里物产、乡间收益、相聚生活”的乡村文化创意产业。

我们强调在地化,不仅仅是经济的在地化,而是社会的在地化,从宏观到微观,从文化到幸福家园、美好家园的打造,要实现社区的营造,实现社区的发展,这是我们真正的农村从农业发展到农村发展,美好生活最后的一个标准。美好生活要解决社区生活质量的问题,包括生活方式的改善、居住环境的改善、社区魅力的生产。

日本的社区营造实现了社区魅力生产的价值,实现生活品质的提升,对于我们理解当今的乡村振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台湾社区营造的发展经验,应纳入我们当今的乡村振兴的发展考虑之中,作为借鉴:一是注重社区的精神层面建设,主动发挥艺术文化活动的积极作用;二是社区营造主体转移和多元化,三是社区营造执行方式不断创新。 

基于在地性发展认知,在乡村振兴发展规划过程中,我们应当考虑:发展秩序的问题,发展资源配置的问题,发展的时间序列的问题、优先序的问题,发展空间资源的问题,发展要素结合的问题,发展项目的确认和具体化等。

最后,李秘书长作了总结,所谓的乡村振兴的在地性,要思考发展会留下什么,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其中要考虑人才、制度、文化等多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发展的可持续性,实现真正的乡村振兴。